速度完爆以太坊的EOS,离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越来越远了?

云视角

2018-04-18

科技云报道原创。
EOS流通市值一度超越莱特币,跃居全球市场老五,可谓是数字货币市场一颗耀眼的明星。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相比,EOS在数据吞吐量和交易效率上有了显著升级。然而,EOS机制却被质疑已脱离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初衷。

在一众数字货币中,最“躁动”的要数EOS,从4月11日至17日,EOS累计涨幅超过40%。不仅先后突破了8.00美元及9.00美元关口,还在市值排行榜上一度超越莱特币,坐上第五位的宝座。

EOS(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是由“天才程序员”BM(全名为ByteMaster,真名Daniel larimer))创立的区块链平台,EOS币(又称柚子币)是平台发行的代币。EOS平台在技术上的领先优势使其有望成为比特币、以太坊之后应用范围最广的主链之一,目前正受到业界密切关注。

EOS超越以太坊    打破网络效率硬伤 

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相比,EOS最大的优势在于数据吞吐量和交易效率显著升级,这一突破性的优势给业界带来了无穷的想象空间。 

众所周知,区块链与生俱来的高延迟和低数据吞吐量,是限制区块链应用的主要技术制约因素。以比特币为例,其网络要确认一份数据,通常得等几十分钟,数据吞吐量只有7TPS/S。 

虽然以太坊较比特币的网络效率有所提升,但其延迟和低吞吐量的问题依然没有得以很好解决,数据吞吐量只有30-40TPS/S。 

当以太坊上火爆的区块链应用加密猫(CryptoKitties)上线之后,因为太火爆,占据了超过15%的以太坊网络,直接造成了整个以太坊网络的拥堵,让很多其他以太坊用户非常痛苦。

 

然而,EOS的数据处理能力却吊打比特币和以太坊。EOS白皮书表示,目前EOS可以达到1.5s的平均确认速度,以及3300TPS的数据吞吐量。通过并行链的方式,EOS未来理论上可以达到毫秒级的确认速度、最高一百万TPS/S的数据吞吐量。 

EOS之所以能达到传说中每秒百万级的TPS,选择的方式是减少节点数。相对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节点数量众多,EOS为了追求极致的交易效率,目前仅设置了21个超级节点,采用DPOS(委托权益证明)共识机制,参与生产区块。这些超级节点由全体持有EOS令牌的用户投票选出。

 所谓的EOS超级节点,可以理解为比特币网络中的超级矿工,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记录和计算EOS网络中的全部数据。

不同于其他分布式网络的是,EOS的每个超级旷工记账时再也无需将数据向全球所有旷工广播,而只需向另外20个节点广播,如此一来整个分布式网络的运行速度就会呈指数级增长。

 大量玩家竞逐超级节点    EOS只求效率舍弃公平?

 虽然显著的技术优势让EOS风头正劲,但同时也备受争议。根据EOS白皮书介绍,成为EOS超级节点将获得EOS每年增发5%的收益中的大部分,大约每个节点每年可以获得238万个EOS币的收益。按照当前价格,一个节点每年可以分到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奖励。 

除此之外,这些超级节点还将拥有EOS系统的投票权,整个EOS生态中的任何应用都无法绕开他们的裁决(相当于参议院议员的角色)。 

EOS丰厚的激励机制,引来大量玩家竞争成为其超级节点。国内已加入EOS超级节点竞争的竞选者有:区块链引力区、EOS老猫,硬币资本、EOS深圳、欧链、HelloEOS、EOS Union等。国外则有美国(8个)、韩国(3个)等30多个EOS的社区节点加入超级节点竞选。 

大家为了赢得超级节点竞选,都使出了浑身解数。EOS超级节点的竞选不仅赚足了眼球,更被爆出利益捆绑交织的拉票、贿选。因此也有人称EOS超级节点的竞争本质是一场利益之争。 

不管本轮投票的结果如何,谁最后能成为超级节点,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就是,EOS网络的“中心化”越加明显。 

首先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关于EOS的DPOS共识算法,整个网络仅被21个中心结点控制,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本质。 

其次,21个超级节点一旦被选出,除了每年1%的增发收益,节点们还将握着EOS生态的发展大权。一旦利益分配出现分歧,那么一个可预见的事实就是,未来等待的EOS的将是比现在更为中心化的结果,“硬分叉”成为不可避免的历史历程。 

因此,在保证整个节点安全快速的前提下,如何合理分配21个超级节点的权力,也将成为悬在EOS核心团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区块链没有绝对的“去中心化”?EOS要“有所作为” 

对于EOS的DOPS机制,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在其个人博客发表了名为《Governance,Part 2: Plutocracy Is Still Bad》的文章。文中Vitalik阐述了自己的立场,并认为DPOS的投票机制将伤害到底层区块链平台的长远发展。 

他写道:“我们现在需要关注的重点是,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所创建时的愿景,如今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当初这些技术的出现,是为了去逾越体制中的某些无法克服的缺陷。而如今,人类社会体制中那些令我们深恶痛绝的舞弊,再次不可避免地重现了。加密货币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缩影。”

 对此,ECO创始人BM发表了《加密经济治理的局限性》,着重阐述DPOS选举机制的初衷。 

 “我人生的完整使命就是去寻找可行的加密经济方案来保障每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正义。Vitalik和我都在共同为同一个终点而努力:尽力减少社会腐败和实现社会自由最大化。我们的主要区别在于我们基本假定的差异。” 

相比Vitalik以经济激励和密码学治理为主体的加密经济学手段,BM认为DPOS机制也许是更接近民主与去中心化的折衷方式。尽管Vitalik的想法更公正,但在实现中,“密码学只能用来证明逻辑的一致性。它不能用来做出主观判断,也不能用来判断是非,更不能用来辨别真相或虚假”。

 BM指出,“Vitalik和我都试图解决人类治理中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选择承认某些关于客观证据范围的现实情况,并接受现实,即每个社区都可能有自己的“正确与错误”的定义,只能通过对社区成员的主观意见进行投票来衡量。真正的目标是降低创建新社区的准入门槛,并允许自由市场竞争来奖励最有效的社区和惩罚最腐败的社区。” 

Vitalik所倡导的区块链社区治理,就像是道家学派中的“无为之治”,沿用了比特币最开始的定位,做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网络,任何人都有对等的权力去获取网络上所有的信息并校验交易,任何人都可以没有门槛地参与。 

而BM所倡导的社区治理,则更像是儒家学派口中的“有所作为”。EOS的定位,可能更多的是致力于未来成为一个搭建分布式应用的大平台,它的出发点可能是效率优先,然后公平其次,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可以忽略的。 

事实上,从20世纪开始,人们关于共识算法的争论就从没停过。FLP不可能性(FLP Impossibility)定理的诞生意味着共识算法安全性(Safety)和活跃性(Liveness)两全其美的方案并不存在,更多地是在具体应用场景上取最优折衷。 

在所有的分布式网络里面,因为有CAP定理的约束,所以效率和去中心化的程度往往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这就造成了不同区块链项目的取舍。 

如果是偏向加密货币属性的,像比特币、莱特币、门罗、Zcash等这些币种,可能就是在追求公平与公正,对等网络的概念。如果偏向应用主导的,像EOS包括未来的其他的项目,为了追求效率,可能就会舍掉公平与公正。 

到底哪种模式可以胜出,或者是否都有其各自的生存的空间,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看好EOS的人很多,看衰的人也不少。在2018年6月份EOS主网上线前,一切都是未知。当然,作为以太坊的有力竞争者,EOS的出现也必将完善区块链的未来。

【科技云报道原创】

微信公众账号:科技云报道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