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比特币向AI芯片突围,矿机巨头资本寒冬前搭上“末班车”?

云视角

2018-09-18

科技云报道原创。
从比特大陆,到嘉楠耘智,再到亿邦国际,昔日全球前三大挖矿专用BPU生产商齐聚资本市场,并且他们未来的突围方向无一不是瞄准了AI芯片。面对趋冷的资本市场,他们能否如愿搭上资本寒冬前的“末班车”?

在全球资本市场的波谲云诡中,谁也无法预料币圈熊市将会持续多久。选择在更寒冷的冬天来临前谋求上市,成为矿机三巨头的共识。趁着资本低潮选择向更广阔的AI产业转型,无疑是极为明智之举。 

近日,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向联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欲谋求港股主板上市。招股书显示,亿邦国际去年营收9.78 亿,净利润约3.8 亿元。其中,区块链业务营收为9.25 亿,占比为94.6%,同比增长1690.3%。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亿邦国际2017 年的市场份额按销售收益达11.0%,按已售算力计为10.9%,跻身全球三大比特币挖矿专用BPU(矿机)生产商之一,前两家分别是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嘉楠耘智于今年5月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而传闻比特大陆也在谋求资本市场的上市工作。一时间,全球前三大矿机厂商陆续拥抱资本市场。 

如梦亦如幻      三大巨头剑指人工智能

2017年比特币行情的一波牛市,让三家企业从中赚得盆钵体满。以嘉楠耘智为例,从嘉楠耘智披露的财报可以看到,其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营收分别是4770万元、3.16亿元、13.08亿元,2017年的营收是2015年的27倍之多。 

利润上来看,嘉楠耘智2015年净利151万元,2016年是5254万元,2017年暴涨至3.61亿元,相当于2015年的230倍。在利润率上,也从2015年的3.2%涨至2017年的36%。而亿邦国际同样是借由这波数字货币牛市,在收入上实现了质的飞跃。 

 但业务形态过于单一、比特币市场走熊导致的需求急剧萎缩,无疑为矿机巨头的未来发展埋下隐患。数据显示,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矿机收入占比分别达到99.1%和94.6%,矿机三巨头目前市场占有率超过90%。 

 比特大陆虽然没有公开财务数据,但据CEO詹克团透露,比特大陆在2017年营收约为2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58亿元,跃居为仅次于海思的中国第二大芯片设计公司,成为全球IC设计行业的一个现象级巨头。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急转直下,巨头们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矿机公司本质上以芯片研发为主,挖矿芯片本质比拼的是能耗比和单位算力成本,三家公司在芯片工艺方面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因此,AI芯片成为三巨头不约而同转型的领域,但里面已有多只困兽在厮杀,而新的入场者会不会遭受群起而攻之。从另一个层面讲,陆续申报IPO,三大巨头是否是在行业红利的最佳窗口去争取更大的估值空间?共识机制迭代创新、加密货币熊市盘踞,三大巨头的矿机销售业务是否已不可持续? 

短兵相接巨头林立    AI芯片这口头啖汤不好喝

当矿机业务不可持续,AI芯片成为矿机巨头“续命”的关键。去年年底和今年1月份,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陆相继发布了自主设计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和AI专消耗芯片BM1680。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此举是矿机芯片厂商在芯片设计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 

嘉楠耘智称,其未来增长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渗透到比特币挖矿应用以外的新市场,特别是对高效能和高计算能力有需求的其他类型加密货币,或人工智能应用市场。

同样,比特大陆也在布局人工智能。比特大陆CEO吴忌寒对媒体说,公司生产的加密货币矿机的ASIC芯片,也是特定类型深度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他预计未来5年内,比特大陆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 

实际上,在今年之前,比特大陆就已开始布局AI芯片。去年11月,比特大陆发布旗下的AI品牌Sophon,中文名叫“算丰”,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

目前,Sophon已落地安防领域。在研发团队上,比特大陆AI芯片研发现已有300人,超过比特币挖矿芯片的研发团队规模。比特大陆开始利用自己在ASIC芯片上的领先优势,欲在深度学习领域与谷歌、英伟达和AMD一较高下。 

 从两家公司对未来的规划来看,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都将自己定位为“AI芯片企业”。去年7月,中国政府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通过投资于研究和支持相关产业,计划到2030年将中国转变为在人工智能领域领先的玩家。如果这种支持成为现实,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将完成华丽转身,届时,任何对监管打压的担忧都将成为遥远的记忆。 

当然,矿机厂商在向AI转型过程中,仍有不小的挑战。尽管矿机生产商也开始逐渐摆脱单一的业务线,进入芯片研发行业,但芯片研发属于技术密集型企业,需要极大的资金投入。

相比华为、高通、AMD、NVIDIA等国际头部公司,上亿元的开发成本、两年时间的设计成本和百亿元的代工厂成本,矿机厂商是否可以承受得起尚未可知,想从矿机转型人工智能芯片,这口头啖汤不会好喝。 

另外,相比挖矿芯片重复大量简单的逻辑运算单元,AI芯片不仅需要海量运算,同时更需要高度的灵活性、高效的数据交互效率,去迎合快速多变的深度学习算法的演进,不断适应业内神经网络的奇思妙想,这和挖矿芯片的专一的设计目的有较大差距,AI芯片不可与挖矿机芯片同日而语。 

不过,也有很多业内人士看好它们的发展,因为这些挖矿芯片公司的崛起,捍卫了中国半导体在全球产业链所处的市场地位。

有研究机构表示,比特大陆已经成为仅次于海思的第二大芯片Fabless厂商,10nm芯片订单超过海思且是台积电的重要客户,背后的深意在于大陆芯片设计正如同其他领域一样快速崛起,尤其是人工智能领域有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仅凭矿机的发展来拯救中国“芯”还远远不够,但矿机的崛起,却是中国半导体行业在全球高速数字芯片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也从另一个角度凸显出中国半导体设计在新兴领域赶超国外的希望。至于矿机厂商在人工智能芯片之路上的转型能否成功,既然已经出发,那就勇往直前。

【科技云报道原创】

微信公众账号:科技云报道

推荐文章